栏目:
------------------不定时更新制------------------
标签

贾似道日母改编版

2019-03-23

 这时,秘室内「哒」的一响,仿佛有棋子落地的声音。我只道师姐不小心碰
落了东西,正欲瞧她如何闪避,凝目一看,却见贾似道并未回身瞧看,倒望向他
座旁的房中一角,随即,他起身紧走数步,角落的木壁悄然滑开,步入一个中等
身量的妇人,她头面被贾似道身子挡住,我也认不出是府中何人,心道:「啊,
竟被那王玉儿无意间猜中了,贾似道果然来此私会女子,却不知那女子是何身份,
竟须他如此瞒天过海,煞费周折?」

  一时,只听贾似道笑道:「这么晚,上头有何事耽搁?让我好等。」

  妇人道:「还不是芸丫头闹人,与筠儿睹气,弄得自己心中憋屈,却来我房
中廝磨,不肯就睡。」

  听妇人声音,着实不年轻,沙沙中有沧桑之味,却不失慈和温婉。

  贾似道笑道:「这丫头,明儿我说她两句,这般闹法,弄得娘没法休息了。」

  妇人嗔道:「还不是像你!一般的顽皮不听话。」

  贾似道嘿嘿作笑,扶着妇人向室中走来,我暗下一乐,原来全料错了,贾似
道哪是私会妇人,竟是母子相会,也不知有何要事商议。

  想是入夜已深,胡氏临睡前卸去了盛装,连发簪也拔去了,此际满头长发披
散,飘垂及腰,身上随意披了件宽袖罗衫,足下是轻软睡鞋,那中等身量的身段,
竟也走出了娉婷之态,很有女人味,与我平日所见,大相径庭。

  我心道:「胡氏平日拘于身份,发式妆容、身衣打扮,乃至言行举动,十足
一个大户人家老主母的模样,此时看来,她留给我这般印象,乃是受其外饰蒙蔽
了,其实,她容颜未衰,眉目间犹存余韵,也只不过是个中年妇人。」

  师姐这时也回眸张望,身影如白云轻飘,避入榻旁的屏风后。

  贾似道扶着胡氏坐于榻上,自己拉过一张矮脚椅,母子两人面向坐定。师姐
的身形又无声滑出,她眼眸游视过处,室内坛罐锦盒,纷纷如昙花盛放,悄然打
开,过目后瞬即又合上,诸般异像,应是念力所致。

  屏风这一侧,贾似道母子毫无所觉,贾似道说道:「娘,明日便是筠儿的婚
仪,或恐有事发生,娘不要随意走动,厅中见礼后,我让全真道士护送娘回房,
娘拿上含有孩儿精血的宝珠,一到秘室外,门儿自会打开,娘明晚便在此处歇息,
等我来唤你,才出去。」

  胡氏惊声道:「你尽顾我作什么,要顾你自己!还有芸丫头、筠儿呢,你却
不管了?」

  「他们不用担心,筠儿自有东府那些人照应,芸丫头、笙儿我让他们跟着霍
氏,有齐管家请来的仙姑看护,也都没事,我就更不用担心了,有解道长在身边,

本页网址
标签
口味推荐
看视频